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电影《霍元甲》,侵犯了我先人的名誉权”

                  

                                                    图为霍自正(左)及他委托的律师

        今年1月25日,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霍元甲》首映。2月9日,霍元甲的曾孙霍自正对外称,“影片损害了先人霍元甲的形象,伤害了我们的感情。”片中描写霍元甲性格张狂,为获“津门第一”美名,摆擂数十场,甚至没有问清缘由就打死了武术前辈,又“满门遭屠”。霍自正气愤地说:“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编!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霍家岂不断子绝孙了吗?事实上,霍元甲有7个孙子和11个曾孙。”他认为,该片等于给霍家全部判了“死刑”,是恶意中伤。霍自正并委托律师,准备状告电影《霍元甲》改编失实、损害了霍元甲的名誉权。
 
        就霍元甲的后人该不该状告电影《霍元甲》的问题,2月22日的《深圳晚报》做了一个调查。调查结果是,不该告的几乎成一边倒的阵势。其主要理由认为,电影是文艺创作,霍家后人不必小题大做。“霍元甲是属于大家的精神财产,绝不仅限于霍家。”而支持霍家后人打官司的则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并不是说可以连起码的事实都不顾。”“不管电影武打多么精彩,画面多么精致,美女多么漂亮,帅哥多么帅,我也要说它无耻!因为人家霍元甲事实上确有其人,而且子孙明明都还好好活着!电影却编说人家被‘满门遭屠’。有些人以为扣上艺术的帽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太不应该!”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法律是最权威的道理。就霍元甲本人在现代社会是否还享有名誉权,电影《霍元甲》是否侵犯了名誉权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官、民商法博士赵芳芳。

        记者:霍元甲去世那么多年了,他在现代社会还享有名誉权吗?

        赵芳芳:霍元甲尽管已去世多年,但仍享有名誉权。

        现在法学界关于死人名誉权问题的争议是,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终于死亡,那么死亡人的名誉权到底是一种权利,抑或是一种利益?我认为无论为何者,法律对其进行保护应是确定无疑的。因为,死者的名誉是一种对死者的客观评价,这种评价并不随着人的死亡而立即消失。对死者的名誉进行侮辱或诽谤无疑对生者,尤其是死者的近亲属有或多或少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对受其影响的人来说会造成人格权或人格利益的损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保护死者的名誉实质上是对其活着的近亲属人格权或人格利益的间接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在1993年《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五条确认了先人具有名誉权。最高人民法院曾在1989年《关于死亡人的名誉权应受法律保护的函》中指出,“吉文贞艺名荷花女死亡后,其名誉权应依法保护,其母陈秀琴亦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199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范应莲诉敬永祥等侵害海灯法师名誉权一案有关诉讼程序问题的复函》认为:海灯死亡后,其名誉权应依法保护,作为海灯的养子,范应莲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函对此类案件有明确的指导意义。

       记者:如果能认定霍元甲的名誉权被侵犯了,谁可以当原告呢?

         赵芳芳: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明确规定,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可见,侵犯他人名誉权的主要方式是侮辱与诽谤。二者的主要区别是,诽谤的言词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而侮辱则是将他人现有的缺陷或其他有损于他人的社会评价的事实扩散、传播出去,以诋毁他人的名誉,让其蒙受耻辱。比如用特定的受到社会不齿的身份语词(如“流氓”、“荡妇”等)来指责他人。

        就上述媒体资料看,本案涉及诽谤居多,如“满门遭屠”的故事情节与历史事实严重不符。但是否构成侵害霍元甲的名誉权,还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在英美侵权法中,判断破坏名誉的标准是:破坏名誉必须有损害他人名誉的行为,其中最重要的是损害名誉的意思已传播给了第三人;破坏名誉必须有行为人因故意或过失向社会公开了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破坏名誉必须是第三人能理解的损害他人名誉的行为。在我国尽管没有人数的确切规定,但普遍认为,是否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发生以第三人知晓为界限。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五条的规定,死者名誉受到损害的,其近亲属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因此,霍元甲的7个孙子都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其曾孙则不可。

        记者:法律为何有近亲属及代数的限制?

         赵芳芳:近亲属的规定,不仅规范了间接受害人的保护范围,而且也规定了保护期限,但以多少代为宜是大家争论的热点。我国法律规定了近亲属的范围,且规定了代数,实际上是规定了我国法律保护先人的期限。我认为此规定有利于平衡死者人格利益的保护与言论自由的矛盾,否则就会出现“孔夫子是否享有名誉权”的问题,势必将我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都在今天交给现代人、尤其是法官来判断是非曲直,这显然是具有颠覆性的举动。但这种规定也存在空白点,如某人无任何近亲属,其死后名誉遭受侵犯,就会出现无人为其伸张正义的“可怜”局面,因此有学者认为,如果这种侵权行为同时又侵犯了社会公益,应该由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

         我看到此案的第一个反应是想起了1976年台湾的“诽韩案”。此案的起因是郭寿华在一个刊物发表文章,认为唐代著名作家韩愈死因是生活不检点染上风流病。此文章引起韩愈第39代直系亲韩思道不满,向台北地方法院自诉郭寿华“诽谤死人案”。认为郭寿华侵犯了他先人的名誉权。法院审理认为“自诉人以其祖先韩愈之道德文章,素为世人尊敬,被告竟以涉于私德而与公益无关之事,无中生有,对韩愈自应成立诽谤罪,自诉人为韩氏子孙,因先人名誉受侮,而提出自诉,自属正当”,因而判郭寿华诽谤已死之人,处罚金300元。郭寿华不服,提起上诉,经“台湾高等法院”判决驳回。此判决引起法学界人士一片反对声,批判法官拘泥于法律教条,是新时代的“文字狱”。

        之所以对死者名誉权保护的年代进行限制,一个重要的价值就在于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要在名誉权与言论自由两者间达到平衡。

         记者:如果电影构成对霍元甲后人的侵权,相关被告应当承担哪些责任?

         赵芳芳:原告可以向法院请求侵权人承担以下责任: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因他人侵害死者名誉的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人民法院可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赔偿数额。

分享到:

上一篇:公共维修基金,别让我交得不明不白

下一篇:遗嘱继承:法理与亲情孰轻孰重